央媒省媒聚焦咸宁

【楚天都市报】跨越千山万水 25位烈士的亲属再回羊楼洞 取一捧陵前黄土 回家乡告慰亲人

来源:楚天都市报 时间:2021-04-05 15:04:00

万里云烈士的亲属找到了亲人的墓碑

取走陵园的泥土准备带回家乡

扫码看视频

□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陈倩 通讯员 肖忠红 摄影: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刘中灿

贵州黔西、辽宁黑山、湖南浏阳、湖北荆州……他们从不同的地方,来到湖北赤壁羊楼洞志愿军烈士陵园,为的是看望自己的亲人。

4月4日是清明节,25位烈士的亲属来到羊楼洞,祭奠亲人,寄托哀思。有烈士亲属还特意取了烈士陵墓四角的泥土,带回家乡告慰亲人。

老兵第一次看望烈士叔叔

1958年陈定申出生时,叔叔陈文德已经在6年前牺牲,安葬在羊楼洞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家里原本有的“光荣之家”牌匾等物品,都已经找不到了,叔叔也没有留下照片,只留下了族谱里的名字。

“我小时候听父亲说过,叔叔是参加志愿军抗美援朝时离开的家。叔叔牺牲后,家里收到了政府寄回的衣服、鞋子等遗物。”陈定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家人都只知道叔叔安葬在湖北,但不知道具体地址。陈定申的父亲1981年去世,临终前,老人嘱托陈定申:“将来找到了你叔叔的墓,打听到了他的消息,不管多远,一定要去看看他,了结我的心愿。”

陈定申自己也曾是军人,1976年参军,1979年随部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。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还长眠着他的战友。相似的经历,让他更渴望能找到叔叔安息的地方。但是因为没有资料留存,他一直不知道要去哪里找。

直到去年,接到一个来自湖北的电话,陈定申才知道,叔叔安葬在湖北赤壁市的羊楼洞。他在当地的档案局里,找到了叔叔沉睡多年的烈士档案。打这个电话的,是赤壁市公安局的老民警余发海。

今年是陈定申第一次来赤壁,他和儿子一起从湖南浏阳开车赶来,共同完成父亲的心愿,也完成自己作为一个老兵的心愿。

广西横县的颜林军已经是第二次来赤壁,他也没有见过爷爷颜生的照片,甚至在族谱里,爷爷也还叫他参军前的名字颜镇静。爷爷走的时候,父亲只有4岁,家里唯一和爷爷有关的东西,是一张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七预备医院寄出的病故通知书。2012年,正是看到了余发海为烈士寻亲的报道,才让他想到了这张通知书。“我联系了余发海,最终找到了爷爷在赤壁市羊楼洞村的烈士墓。”颜林军说。

2012年,颜林军陪父亲和堂叔来到陵园,今年考虑到父亲已经74岁,身体也不如从前,他带着从广西买的祭品,来到赤壁祭奠爷爷。在爷爷的墓前,他仔细拍了很多照片,准备带回去给父母看看。

烈士亲属驾车千里祭亲人

从贵州黔西到赤壁,路上要走1400多公里,万林和父母、伯母、哥哥等6人,为了在清明节前赶到赤壁,4月1日就出发了。途中车辆出现故障,他们又租了一辆车,终于在4月3日深夜11时赶到了赤壁。

万林的爷爷万里云离开家乡参军时,父亲还只有3岁。爷爷留下的一张照片,是家里为数不多关于他的东西,“小时候我还看到过爷爷的军功章,现在也找不到了。”万里云于1952年牺牲,也是陵园里少数留下了照片的烈士。

与湖北远隔千山万水,万林一家几十年都不知道爷爷到底安息在哪里。2008年,是余发海寄来的一封信以及当地媒体的报道,让他们知道爷爷的名字,被刻在了赤壁市羊楼洞村的烈士墓群的墓碑上。

2008年,万林的父亲和大伯几经辗转,赶到了赤壁市,不巧余发海正好出门,寻访江苏徐保荣烈士的家属。当徐保荣的弟弟带着一家人,和余发海一起返回赤壁市,他们已经在小旅馆里苦等了几天。

2012年,万林的大伯去世。今年,伯母代替大伯再一次来到羊楼洞祭奠亲人。他们在每一位烈士的墓碑前,都燃起了三支香。

和万林一样举家前来的,还有罗正新烈士的女儿。罗正新的外孙女杨丽芳告诉记者,外公参军离家时,妈妈只有5岁,是外婆背着她,一路送外公。外公留给外婆的最后嘱托,是照顾好妈妈。从2015年知道爷爷葬在羊楼洞以来,他们几乎每年都会从石首老家赶到赤壁来扫墓。“外公是英雄,我们永远不会忘。”杨丽芳说。

带着烈士陵园的泥土回家乡

跪在叔叔刘福的墓前,64岁的刘学文含着眼泪,按家乡的风俗,在陵墓的四个角上取了几捧带着青草的泥土,装进小盒子里,用红布包好,放进随身的挎包里。“我要把叔叔安息地的泥土,带回辽宁老家。”

刘学文出生时,叔叔已经牺牲5年。他只记得很小的时候,曾经在母亲那里看到一张泛黄的老照片,上面有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,母亲告诉他,“这是你老叔”。现在这张照片已经找不到了。

家里关于叔叔的东西,全都被母亲珍藏在箱底,那是一张油纸包着的革命军人证明,泛黄的纸上写着刘福参军的时间:1948年4月。叔叔是当时家里最小的孩子。他牺牲时,组织上寄回家的遗物有三支钢笔和四枚军功章,还有几十元钱。极目新闻记者看到,刘学文带来了两枚军功章,从上面的字样可以看到,是纪念东北和华北解放时颁发的。

刘学文听父亲说过,牺牲通知书上写着叔叔安葬在湖北一个叫羊楼洞营盘村的地方,但几十年下来,早已没人说得清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。父亲2000年去世的时候曾嘱托他,有朝一日找到了这个地方,一定要去那里看看。2010年,当地的一位记者在志愿者的帮助下,找到了刘学文母亲,告诉她叔叔的墓地在湖北赤壁市,老人很激动,一直闹着要来,但因为她年事已高,刘学文不放心她长途跋涉,没敢答应。

今年,刘学文等人从老家先坐飞机到武汉,再换乘高铁到赤壁,辗转数千里,为的是看一眼叔叔的墓碑,也把这里的样子拍下来,带回去给母亲看。